陳毅稱讚粟裕,相反譚震林卻寫信批評他:你是天才但缺乏遠見

sweet

1947年5月份,華東野戰軍在粟裕和陳毅的領銜指揮下,在山東孟良崮山區圍殲敵軍「天下第一王牌」整編74師3.2萬余人,師長張靈甫戰中被擊斃。

華野成軍第一仗首戰告捷大獲全勝,也徹底粉碎了南京政府想要在山東魯中與我軍決戰的軍事陰謀,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取物,一戰石破天驚。

陳毅與粟裕

戰報傳出後,遠在南京的蔣介石都對粟裕能打出這種神仙仗表示難以置信,不過一計不成再生一計,不甘失敗的蔣介石重新複盤,檢討戰略佈局。

在軍事會議上提出了派出三個師到四個師的兵力,重疊交叉向山東魯中推進,以優勢兵力壓榨粟裕華野的兵線,逼他們被動決戰。

粟裕同期適時調整戰略,放棄正面應敵的作戰計畫,將三個縱隊派駐山東魯南作為牽制,主力軍則是徘徊在沂水一帶尋找決戰時機。

適逢此時,陝北延安總部機關的電報也飛抵華野軍部,命令立即分兵山東魯西和魯南,配合劉鄧的中野南渡黃河,勝利會師。

6月底,陳毅和粟裕順應總部計畫,指定7月分兵作戰計畫,葉飛上將和陶勇中將率領兩個縱隊趕赴魯南,陳唐兵團向魯西挺進,而粟裕自己獨領四個主力縱隊坐鎮沂水運動作戰。

7月中旬,粟裕率部與敵軍整編師長胡璉決戰南麻,卻不料因情報失誤導致我軍錯估形勢,抵達目的地後才發現,胡璉已經在南麻構築了200多個堅固的子母堡,強大的火力網路讓我軍舉步維艱,傷亡慘重。

南麻戰役經過圖

雖然後來粟裕大將及時改變戰法,提出了突擊隊火力爆破的作戰方案,但因適逢天降大雨、行軍遲緩、火藥受潮難以為繼、敵軍黃伯韜兵團適時來援,久戰4天而不下,陳粟兩位首長被迫下達主動撤兵的命令。

南麻戰役後,華野主力軍損失慘重,本該回軍休整以觀後效,但敵軍師長李彌卻又帶領一個整編師悄悄佔領臨朐,阻隔了我華野大軍的後撤之路,嚴重威脅山東根據地的安全。

24日,剛剛撤出南麻的疲兵,不得已繼續投入到決戰臨朐的戰鬥中去,李彌沒有胡璉那種快速構築防禦工事的能力,但臨朐境內卻有朐山和彌河兩張天然護城屏障。

李彌調遣炮兵駐防城東,與朐山和彌河的守軍三面合圍,強攻6天5夜而不克,卻等來了敵軍集團援軍,華野主力大軍被迫全線撤退。

李彌

華野7月分兵,再轉入戰略反攻前發起的南麻和臨朐戰役,共殲敵1.8萬餘人,吸引敵軍主力、策應外線作戰的戰略目的是成功的,但我軍也付出了2.1萬餘的傷亡代價,用兵戰術上存在一定失誤。

主觀因素上,城市攻堅經驗不足,客觀因素上,天氣連降大雨,影響行軍速度和作戰能力,多重因素制約和影響下,導致南臨兩戰未達到預期。

所以在戰後粟裕大將並未多加推辭,而是親自起草電文發往延安總部機關:「一力承擔所有戰鬥失利的責任,請求懲處。」

陳毅心胸豁達,為了幫助粟裕放下心裡包袱,不僅主動找粟裕談話,還專門致電總部分擔責任,認為自己對戰役的勝負沒有做到提前預見和事後補救,不能全怪粟裕。

第一時間站出來,對粟裕的作戰能力作出肯定,稱讚他是我黨我軍革命20年來成長起來的最能打勝仗的「五虎將之一」。

不過區別于陳毅的力薦和讚賞,與粟裕一直配合默契的譚震林,在奉命趕赴山東膠東軍區參加工作之前,卻給粟裕留下了一封千字批評信件。

譚震林

信件開篇,譚震林承認並無比推崇了粟裕打出黃橋、車橋、宿北、魯南和孟良崮展現出的軍事天才,但也明確指出了粟裕身上偶爾存在的天真樂觀,在長遠戰略的戰術下,只能夠往前看一步兩步,缺乏遠見,對於強調縱隊配合的協同作戰能力,而不是在戰術上做出改變,導致戰役延續時間較長,為我軍平白帶來損失,這是非常危險的,所以把戰術提高上去,將來粟裕不僅是猛虎,而是如虎添翼。

譚震林為人坦蕩,敢講真話,他敬服粟裕大將的才能,但又不希望這位年輕的軍事天才中途折翼,成為傷仲永,而是選擇在關鍵時刻,給予粟裕這位上級首長忠言逆耳,全方位的給出最客觀、最公正公平的評價和建議,敲響警鐘,這非常難得也非常偉大。

而也正因這種鞠躬盡瘁和掏心掏肺的暖心批評和勸諫,才最終為我黨我軍換回了一位在華東打下半壁江山的戰神粟裕,也為新中國贏得了一位僅次於十大元帥的開國第一大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