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的廣州十三行,為何沒能成為英國東印度公司這樣的貿易寡頭

sweet

經營乏術

面對多變的市場,應該積極調整經營模式,佔據競爭優勢。1775年到1795年,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中,出口貨物和白銀3150萬兩,進口貨值達5660萬兩,貿易逆差達2510萬兩。為了彌補赤字,東印度公司以轉口貿易、以貨易貨、匯兌金融等方式,極力縮小貿易虧損。

1820年,公司默許向華輸入印度產的棉花和鴉片,並且逐漸佔據貿易主流。在清政府明令禁止鴉片的情況下,東印度公司陽奉陰違,仍然慫恿散商從事鴉片走私。鴉片的氾濫,促使雙方貿易迅速失衡,東印度公司逐漸扭轉頹勢,中英貿易由順差變為逆差。

值得一提的是東印度公司還掌握著一支軍隊。1750年,公司軍隊只能3000多人,此後迅速增長,1763年到1805年,軍隊規模擴大了8倍。據當時的《英國衛報》報導,公司軍隊擁有26萬人,數量是英國皇家軍隊的兩倍。這支軍隊和葡萄牙、荷蘭、法國等爭奪殖民地,經驗豐富,戰績顯著。

受重農抑商思想的影響,清政府對十三行防范大於保護,政治重於經濟,而且名目繁多的巨額捐輸,拖累了十三行的經營。1773年至1835年,十三行累計單獨捐銀多達460萬兩。此外,官府在十三行實施「保商」制度,一邊為外商作保,另一邊行商互保。「夷船到粵,不論公司港腳船隻,均有保商。如有漏稅等事,按例罰出」。清政府對十三行始終保持戒備之心,要想讓它享受與東印度公司類似的特權,無異於癡人說夢。

十三行在經營中,購銷時間長、清償能力弱,暴露出資金不足的弱點,只得採取收取預付款的方式維持經營。《劍橋中國史》剖析:「從英商得錢(預付款)愈多,行商在下一年度要提供的茶或絲的份額愈大,而拋售那些原本就沒人願意要的毛織品,又會損害行商的清償能力。到頭來,結果只能是行商越來越依賴東印度公司。」1771年到1839年,37家破產行商中,資金鏈斷裂有20家,占54%。呆板的經商模式,十三行如陷泥潭,難以自撥。

時局變化

鴉片戰爭的爆發,掐斷了十三行的生命線。1840年,英國藉口林則徐虎門銷煙,組成了47艘戰艦和4000名軍人的遠征軍,公然發動戰爭。遠征軍橫行東南沿海,頻挫清軍。1842年,清朝簽訂了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

條約規定:「凡大英商民在粵貿易, 向例全歸額設行商承辦, 今大皇帝准以嗣後不必仍照同例, 凡有英商等赴各國貿易者, 無論與何商交易, 均聽其便。」十三行喪失了壟斷地位,徹底退出了和東印度公司競爭的舞臺。

十三行是清政府應對海外貿易的產物,貢獻了清朝年稅收總額的40%。不過,清政府以稅收、攤派、勒索、捐輸等名義,破壞十三行「造血功能」,同時,在貿易糾紛中,清政府厚此薄彼,保護外商,打壓行商,造成十三行「失血過多」。最終,積重難返的十三行「雙拳」難敵東印度公司的「四手」。事實證明,市場是配置資源的最有效手段,東印度公司明顯做得更加到位合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