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死于王道的國家,曾活了800年

sweet

西元前318年,一個國君決定要退位。

燕國地處中原之東北,定都薊(今北京房山區),為「 戰國七雄」之一。由於地處偏僻,那些在中原、關中地區打得水深火熱的諸侯國,在搶佔地皮時基本不會想起這個「山旮旯」的國家。

然而,被天下遺忘的燕國卻沒有遺忘天下。

當君位傳至姬噲手中,為了效仿上古的聖王仁君,這個在位不到3年的「老北京」爺們一拍腦袋做出了一個震驚天下的決定:「寡人打算退位讓賢,不幹了!今後國家大小事務全部歸丞相子之打理,寡人回家種地去!」

決定一出,燕國上下一片譁然。作為燕國「家天下」制度文化的最大收益者,燕國太子姬平更是憤懣不已。他根本無法想像其父為何做出這種悖逆天下趨勢的決定。

禪讓,就是國君生前把王位讓出來,讓有能者居之。據說,上古時期的堯、舜、禹就是通過這樣的方式傳承王道。但很顯然,想要像賢王那樣傳承王道,不過是燕王姬噲自作多情。貿然使用傳說中的王位繼承制度,風險可想而知。

為了重新奪回王位,燕國太子與燕國丞相之間的戰爭爆發了。這場內亂,將把燕國置於瀕臨亡國的境地。

1

燕國的起源不像秦、楚那樣卑微。與戰國七雄中其他國家相比,燕國的血統無疑是最高貴的。

燕國始于燕召公。召公就是姬奭,周文王姬昌的兒子,周武王姬發、周公姬旦的弟弟。

當年,姬奭跟隨哥哥周武王姬發在牧野之戰中擊敗商軍,商紂王被逼自焚,商朝滅亡。在周王朝的開國大典上,召公姬奭與周公姬旦又共同手執斧鉞,左右夾輔武王告天祭祀,宣佈周王朝建立。

周武王建立周朝後,為鞏固政權,實行分封制,大封功臣與宗室。於是姬奭被封在薊地,建立臣屬於西周的諸侯國燕國。但與其他姬姓諸侯國常封于中原不同,召公名下的燕國,其大致區域位於今天河北、遼寧以及朝鮮部分地區,較為偏僻。

▲召公姬奭畫像

不過,被封於東北方應該也不是出於周王室的偏心。畢竟與召公同時輔弼君王的周公也被封于遠離中原的山東地區,而同樣擁有輔佐重責的姜太公亦在山東地區建立了齊國。這說明,周王對此三人均寄予厚望,希望他們的仁德能感化這裡的人們。

事實也確實如此,西周初期的北京地區,商朝遺留的文化影響力還是相當強大的。當時在燕國附近的孤竹國就出現了伯夷、叔齊不食周粟活活餓死的社會事件。而地處東北的東夷、山戎等部落,從商朝起便與中原王朝產生進貢關係,且關係密切。對於中原地區的王朝更替,他們身處偏遠,在消息的獲知上晚了半拍,何況他們與商朝感情深厚,很難說不會在周推翻商這件事上夾雜著自己內部文化的感情色彩。這些對於周王朝而言,都是不可不防的威脅。

於是,召公封于燕。

而後世考古研究成果顯示,周朝初封的燕國,並非傳統意義上認為的蠻荒之地。早在周朝建立之前,易水文化已經在燕地生根發芽。在今天保定市下轄的易縣北福地文化遺址,考古人員曾發掘出8000年前原始村落的遺跡,在遺址中發掘出陶制面具、玉器殘片以及頗具規模的祭祀場,說明這裡存在歷史悠久的文明形態。

據史料記載,從夏朝起,易水河流域便有有易氏、白狄、鮮虞等部落在此耕種放牧。到了商朝,燕國地區甚至成了當時王朝在北方重要的方國之一。

為了周朝治下天下太平,召公及其後人開啟了主政燕國800年的歷史。

2

由於召公仍舊在周王朝內為王室服務,因此,周武王分封給弟弟的封地,召公從來沒有機會去過。為了方便管理封地事務,召公決定像周公那樣,把自己的長子留在封地治理。

周武王去世以後,召公與周公共同輔佐周成王登基,受封太保,位列三公。

儘管召公身居高位,但生活一直比較簡樸。《史記》稱其「 巡行鄉邑,有棠樹,決獄政事其下,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無失職者」。就算是平常代替天子尋訪鄉里,召公也絕不以權謀私,棠樹下搭個棚,照樣可以辦公,且樁樁件件皆處理得有條有理,深受百姓愛戴。

在他的帶頭作用下,周王朝在武王去世後,迎來了號稱「 刑措四十餘年不用」的「成康之治」。

而代替他到燕國當政的長子克,又將父祖一輩主導產生的周文化帶入燕地,與古老的燕文化相融,鑄造出新鮮的燕文化,奠定了周朝諸侯國燕國的經濟文化基礎。從此,燕國臣服于周王朝的「 王道」之下。

不過,燕國立國後始終處於遠離王畿影響的東北地區,因此,自召公以下,至燕惠侯,凡九代,在歷史上並沒有比較明確的記載。

▲春秋時期燕國與齊國的國土關係。來源:中國歷史地圖集

燕國自立國起,始終處於中原農耕文明與北方遊牧部落的交匯地帶,受北方山戎、東夷部族的傾軋,國都曾多次南遷。至春秋中期,燕國國都已由燕桓侯從建國之初的琉璃河一帶,退遷到易水流域,建都臨易。這裡離燕、齊兩國國界相當近。看在兩國先祖同朝為官的份上,燕、齊兩國劃河為界,齊國為這個混得挺落魄的宗室諸侯國提供庇護。

此時齊國的國君是「春秋五霸」之一的齊桓公。憑藉「尊王攘夷」的旗號,他已經可以代表周天子號召各路諸侯,維持社會秩序。

眼見隔壁齊國強大,燕桓侯的繼任者燕莊公打算借齊人之手,清除山戎,匡複燕國,便向齊桓公求救。

齊桓公當然需要「以身作則」來表明自己尊王攘夷的決心和態度,於是,他親率大軍討伐山戎,進軍孤竹,將燕國北部的威脅,一一剷除。

山戎的威脅解除後,燕莊公對齊桓公可謂是「 感激涕零,不知所言」,不僅親自將齊軍禮送出境,甚至跟著齊桓公入境齊國50裡。

對此,齊桓公表示:「寡人不是天子,燕君的做法有些於禮不合。你送的夠遠了,趕緊回國去吧。」說完,即叫人以此為燕、齊兩國國界線,打發燕莊公回國。

之後,燕莊公還特地在齊桓公所贈的土地上建立起一座燕留城(今河北滄縣東北),以報答齊桓公之恩。

我們今天已不得而知,燕莊公此舉到底是真心感念齊桓公,還是趁著送齊桓公回國,「薅」齊國的土地。總之,在山戎被打跑後不久,燕國又開啟了新一輪遷都,從南邊的臨易遷到更北邊的薊。從此,以薊為中心的燕國歷史,綿延400年。

3

自「 三家分晉」後,燕國的好鄰居姜氏齊國也發生了「 田氏代齊」事件,齊國還是那個齊國,不過國君改了姓。

從前因世交之誼對燕國多加包容的齊國,脾氣也越來越不好了。

隨著周王室的衰微,越來越多原先實際臣服于周王室的諸侯,紛紛選擇脫離領導,自立門戶。到了戰國時代,一些實力與膽識並存的諸侯不甘於如今的封號,開始稱王,最典型的代表便是「戰國七雄」。

作為姬姓宗室諸侯國,燕國無疑是曾經數量龐大的姬姓諸侯國中佼佼者。在其他各國紛紛稱王之際,燕國也僭越了同宗周王室的王號,自立為王。

西元前320年,燕國第38代國君燕王噲登基。作為燕國首位自立稱王的國君燕易王的繼承人,燕王噲即位之初,還是不錯滴。

《韓非子·說疑》中記載:

「燕君子噲,邵公之後也。地方數千里,持戟數十萬,不安子女之樂,不聽鐘石之聲,內不湮汙池台榭,外不罼弋田獵,又親操耒耨以修畎畝。」

燕王噲節儉勤勞,不好戰,專心治理國政,與民休息,燕國實力蒸蒸日上。可見燕王噲並不是什麼昏君,甚至可以說他的所作所為,只要繼續保持,去世後混個「 燕國仁君」名號,絕對不是夢。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