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多才多藝的皇帝,卻活成了千古罪人

sweet

小官歐陽珣,將在金兵面前,發出生命中最後的呐喊。

這是北宋亡國前一年(1126年),在經歷第一次開封圍城戰後,已經被金人嚇得魂飛魄散的宋徽宗、宋欽宗父子,決定將割讓河北絳州、磁州、深州三地議和,但北宋朝廷上下,早已決心割地議和,他們故意將力主抗戰的歐陽珣派做監丞,讓他作為使者,和金兵一起前往「交接」割讓深州。

抵達深州城下後,這位滿腔義憤的小官吏在深州城下失聲痛哭,大聲呐喊著警告守城的深州軍民說:「朝廷為奸臣所誤至此,我以必死之心到來,你們務必要堅持守城、忠義報國!」

守城的深州居民也拒絕投降,金人大怒,將歐陽珣全身潑上燃油,將他活活燒死。

就在此前,這位在北宋詞壇默默無聞的詞人,寫下了《踏莎行》,作為那個多災多難時代的見證:

雁字成行,角聲悲送。無端又作長安夢。青衫小帽這回來,安仁兩鬢秋霜重。

孤館燈殘,小樓鐘動。馬蹄踏破前村凍。平生牽繫為浮名,名垂萬古知何用。

宋詞,在靖康之變的烽火中,走到了生死存亡的一刻。 

▲靖康之變後,曾經的汴京(開封)繁華化為灰燼。

1

就在靖康元年金兵兵臨城下之前,宋詞,曾經有過那麼美好的小清新時刻。

北宋元符三年(1100年),年僅25歲的宋哲宗病逝,由於宋哲宗膝下無子,皇位繼承人只能在宋哲宗的兄弟中選擇,由於對多才多藝的宋哲宗的十一弟、端王趙佶頗有好感,主政的向太后力主扶持趙佶上位,但宰相章惇卻看出了問題所在,他全力反對說:

「端王輕佻,不可以君臨天下!」

但歷史愛看玩笑,這位「輕佻」、「諸事皆能,獨不能為君」的端王趙佶,卻在向太后的全力扶持下登基即位,是為宋徽宗((1100年2月-1126年1月在位)。

擅長蹴鞠、繪畫、書法的藝術家皇帝趙佶,在藝術領域的造詣屬於一代宗師,但行事昏庸、任用奸佞的宋徽宗,卻即將親手開啟北宋的亡國倒計時,宋徽宗登基當年,寫下「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的詞壇情聖 秦觀去世;過了一年(1101年),北宋詞最後的巨擎

蘇軾在遇赦北返途中,病逝於江蘇常州;

1104年,大家黃庭堅則在被流放途中,在長沙遇到了護送秦觀靈柩北歸的秦觀的兒子秦湛和女婿范溫,見到老友靈柩,黃庭堅大哭,北宋在變法與守舊的黨爭中、政治傾軋不斷、國力江河日下,一眾名家在被貶途中紛紛含恨辭別人間,辭別秦觀靈柩第二年(1105年),黃庭堅也病逝於流放地宜州(廣西宜山縣)。

宋詞的小清新也走到了最後時刻,在喜歡粉飾太平,採辦「花石綱」、修建「艮嶽」、惹得四方民怨沸騰的宋徽宗治下,一批唱和升平的詞人圍繞在宋徽宗左右,四處歌頌太平,宋徽宗大觀四年(1110年),曾經寫下「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的詞人、詞壇人稱「小晏」的 晏幾道撒手人寰,

晏幾道死後五年(1115年),完顏阿骨打建立金國,對於這個迅猛崛起的強敵,宋人毫無知覺,宋詞也繼續沉浸在最後的小清新中,1121年,寫下「葉上初陽幹宿雨。水面清圓,一一風荷舉」的婉約派大家 周邦彥也去世了。

但曾經寫下「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的「賀鬼頭」 賀鑄,卻已嗅見了時代風雨欲來的氣息,在《望長安》中他歎息說:

「蓴羹鱸鱠非吾好,去國謳吟,半落江南調。滿眼青山恨西照,長安不見令人老。」

1125年,賀鑄幸運地在北宋亡國前兩年去世,避免了顛沛流離的亡國之恨,但自己造孽的宋徽宗沒有這麼幸運,1126年,就在女真人第一次兵臨開封城下時,被嚇破了膽兒的宋徽宗就不顧兒子趙桓「幾次氣絕、百般掙扎」,強行將皇位傳給了趙桓,是為宋欽宗。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