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無奈寫下三首詩,本是溜鬚拍馬,卻預言了楊貴妃的結局

sweet

其實,小玨也一開始也很不理解為什麼李白要拿楊貴妃與趙飛燕對比。趙飛燕在歷史上的名聲並不好,被認為是紅顏禍水的典型。然而,我們看看趙飛燕的結局,就是在漢哀帝死後,被貶為庶人,後來又被勒令看守皇陵。堂堂皇后淪落至此,她只能被迫自盡。這與楊貴妃後來的遭遇,又是何其相似?

第三首詩,更是充滿了相對詭異的氣氛: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

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闌幹。

前兩句是寫當前之景,完全可以理解。當時唐玄宗和楊貴妃就是在沉香亭賞花、聽曲,尋歡作樂。那還是在開元盛世,唐朝繁花似錦,歌舞昇平,百姓安居樂業。天下第一美貌的女子和意氣風發的皇帝,構成了絕美的畫面。

然而,後兩句的畫風突變,春風十裡芬芳,為何帶著恨,而且是「無限恨」?顯然很不正常。最後一句「沉香亭北倚闌幹」,很多詩集的解讀是君王寵妃含情脈脈,雙雙倚靠在欄杆之上。

但是,我們知道,相愛的兩個人應該是相擁,沒有聽說兩個人共同靠著欄杆的。更多的是,一個人憑欄遠望,等待另一個人的歸來。這在唐宋詩詞中數不勝數,完全可以信手拈來。所以,後兩句甚至是寫出了唐玄宗在回到京師後,失去了心愛的楊貴妃,心懷無限恨,憑欄遠望。

這三首詩,確實是李白所寫,寫詩的時間、經過也在《全唐詩》、《唐才子傳》、《松窗雜錄》等書中有所記載,應當可靠。李白雖然修道,但也沒有聽說真能未卜先知,預言吉凶,詩中的驚人預言,當然應該是巧合,只不過太巧了而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