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死羅馬帝國,瘟疫功不可沒

sweet

傳染病給一個國家帶來的災難,並不僅僅以死亡人數來衡量,其二次效應所產生的破壞性,遠比人口減少更嚴重。

在更早的年代,瘟疫如同幽靈,神秘且恐怖,人們不知其從何而來、何時會來,只有當它出現後,方知大禍臨頭。

人們要麼坐以待斃,要麼奪路而逃。但是,怎麼能逃得掉呢?逃跑的步伐再快,也無非是將死亡之息帶得更遠而已。

羅馬帝國是人類歷史上重要的文明之一,它橫跨歐亞非、影響全世界,但最後消亡如此徹底,以至於在以後「數百年的黑暗統治下,都沒有一絲火花閃耀」。

關於羅馬帝國瓦解的原因,歷史學家們已經從方方面面分析過無數次,政治腐敗、經濟停滯、戰爭不斷、社會混亂……但有一個因素不能被忽視,那就是瘟疫。

當我們認真審視一次次橫掃羅馬帝國的災難性傳染病,你就會發現,所有方方面面的因素,都因為瘟疫的存在而變得對帝國不利。 羅馬帝國的瓦解,瘟疫即便不是最直接的決定性因素,也是最重要的催化劑。

西元元年之後的最初六百年裡,傳染病在羅馬帝國的傳播沒有遇到任何阻礙。它如暴風雨一般,所到之處,萬物驚慌失措。我們一次次地看到,羅馬帝國的力量和世界政體的前進步伐,被流行病所打斷,在傳染疾病面前,政治上的天賦和軍事上的勇武毫無用處。

東羅馬皇帝查士丁尼死後,義大利淪為「野蠻人」(指羅馬帝國之外的移民,今天的歐洲也為移民問題頭疼不已)的戰場,帝國最後的防禦力量徹底崩潰,從那時起,傳統意義上的羅馬帝國已不復存在。

(雖然查士丁尼瘟疫之後東羅馬帝國又延續了幾個世紀,但那已非傳統的羅馬帝國,只算帝國政權搖搖欲墜之下的苟延殘喘。)

01 1世紀:斜風細雨

在西元1世紀,羅馬帝國關於災難的記載有很多,包括地震、饑荒、火山爆發等,相較於上述災難,瘟疫的記載相對模糊。

西元54年,羅馬帝國皇帝尼祿繼位不久,一場瘟疫爆發了。在義大利的城市中,瘟疫肆虐橫行。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描述,這場瘟疫致死率極高,城市裡到處都堆積著疫死者的屍體,大街上滿是送葬的隊伍。

當時,人們對傳染病的認識不夠,那些堆積的屍體和送葬的隊伍往往成為疫情傳播的推手,感染人群和死亡人群在快速擴大。

「無論是市民還是奴隸,都擺脫不了死亡的命運。很多人剛剛還在為逝者哀悼,轉眼間自己也命歸西天。他們和他們哀悼的人被抬到同一個火葬壇上。」

除了義大利,在羅馬帝國的其他地方,還出現了其他流行病,其中有一種叫做「脾瘟」。「脾瘟」可以在牲畜和人之間交叉感染,這一點,與今天的炭疽熱頗為相似。

西元80年左右,匈奴人也遭遇了「脾瘟」。當時,大約3萬匈奴人趕著4萬匹馬和10萬頭牛向西遊牧,途中突遭傳染病,往往人和牲口一起倒下,匈奴人苦不堪言,最終只有極少數人得以倖存。

奧古斯都大帝之後,羅馬帝國找到了一種合理的統一的帝國認同方式和執政理念,國家處於相對和平穩定時期,雖然遭遇了流行病侵襲,但還不至於動搖國家的基礎,只是人們對瘟疫的恐懼,卻留在了心頭。

02 2世紀:安東尼納斯的回馬槍

進入西元2世紀,羅馬帝國的疆域更加龐大,戰爭也越來越多。關於瘟疫的首次可靠性記載就出現在這段時期的軍隊中。

這場瘟疫,被稱為「安東尼納斯瘟疫」。

西元165年,羅馬帝國的軍隊正在東部征戰,一小隊士兵洗劫了一座寺院,並將寺院金庫的金幣搜羅一空。當他們滿心歡喜地回到營地,數著搶來的金幣時,並不知道那個密封的金庫裡,有一種可怕的、看不見的惡魔。

疾病在軍隊中開始擴散,戰事結束後,士兵們班師回朝,瘟疫也被帶到了羅馬。很快,從波斯到萊茵河,從高盧到日爾曼,瘟疫如疾風般擴散至整個歐洲,甚至更遠的地方。

城市裡屍橫遍佈,整個義大利如同地獄。最後,倖存的人們只能逃離,城市被遺棄,村莊遭荒廢,羅馬帝國一片混亂,以至於戰爭計畫也被推遲。

169年,羅馬與馬克曼尼人的戰爭再次開打,但瘟疫並未遠離。當時,許多死在戰場的日爾曼人,並非因創傷而死,而是瘟疫所致。他們倒在戰場上,沒有傷口,也沒有流血,就像睡著了一樣。

到了180年,這場瘟疫達到了高峰,羅馬帝國皇帝馬可 ·奧勒留也被感染,他深知瘟疫的可怕,因此不敢與兒子見面,也拒絕進食,7天之後不治而亡。

這場瘟疫至少持續了14年,我們無法得知確切的死亡人數,但肯定是一個驚人的數字。瘟疫期間,羅馬帝國陷入了全面的混亂,活著的人心驚膽戰,感染的人沒有人敢去護理。在這場瘟疫面前,羅馬帝國就像一個初上戰場的新兵一樣完全不知所措。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