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老兵的回憶越南女兵:被九個越南姑娘輪流做壓寨丈夫。

sweet

1

1979年2月21日,我們突破水高公路,強度曲口溪,在一個叫做蓬曬的小山寨與越軍展開了激戰。由於那個地形複雜,基本都是山地,無法進行大的軍事展開,所以,我們從團裡領來的任務就是:目標,肅清326(高平)周邊之敵;作戰過程,各自為陣,機動作戰。

我與指導員商量之後,決定留下四班作前線預備隊,其餘以班為單位,分左右兩邊向守敵包抄。戰鬥進行的異常激烈,不一會,在左翼負責佯攻的指導員便負傷被抬了下來,剛剛前移不到200米的陣地眼看又要不保,我看了看四周,越南人雖然不向我們衝鋒,但其射擊十分詭秘,很難讓人判斷其工事位置。

越南女兵

我們被壓在這個不算太大的山椏口兩側,人員傷亡很大。如果就這麼僵持著,就算等到天黑,我們恐怕都再難前進一步。我只得把側後掩體裡的四班拉上去了。

又是一番激烈的交火;我讓副連長把他所帶的兩個班的火器一起拿出來,手榴彈、機槍、步槍、衝鋒槍一起轟鳴,敵人顯然也被這麼密集的射擊鎮住了,也把主要火力集中到了右側。

乘此功夫,四班從指導員攻擊的部位迅速穿插繞到了敵人的左後則,見此陣勢,越軍不得不放棄陣地,丟下一些屍體,邊打邊逃了。大約到晚上八點多鐘,我們在蓬曬埡口會合,一邊清點人數,處置傷患和犧牲了的戰友,一邊登記俘虜(我們此役抓了兩個俘虜)和被擊斃的敵人。

這時,四班長王向紅跑來向我報告,說他們班的周根和不見了,打掃戰場時也沒發現他的屍體。

這個問題就複雜了,會不會被越南人俘虜啦?

第二天我把情況向團首長作了彙報;過了幾天,我們拿下高平,幾天前駐守蓬曬的越軍好幾個都成了我們的俘虜,經過反復審問,他們堅決否認在蓬曬俘虜過任何中國軍人。

周根和沒有被俘虜,那他一定是犧牲了。3月7日淩晨,部隊接到回撤的命令;我在連隊陣亡烈士的名單上認真地寫上了周根和的名字。

周根和是一位老兵,這「老兵」對周根和實在是名副其實;他出生在山東沂蒙山區,家境貧寒;據他自己講,曾斷斷續續地念過四年小學。

1976年,周根和21歲,因為家窮,媳婦不願過門,正巧此時適逢徵兵,因為那時農村沒有戶籍登記制度,年齡自己說多大就是多大,所以,周根和謊稱自己19歲而順利入伍。

1979年3月14日,我們順利地回到了祖國,在龍邦,我們受到祖國人民的熱情歡迎,部隊首長也一再地對我們進行慰問。作為基層連隊負責人,我們一遍遍地上報、核實連裡的烈士姓名、人數等等。

3月22日,團長突然來電話,要我即刻到團部去一趟。好在部隊尚處在休整期間,駐地比較集中,相距不遠;約20分鐘我便到了團部。

團長一看到我,就對著警衛員打手勢,喊著說:「快,快,快喊他出來。」

沒想到周根和一個人在灌木叢裡一隱一現的轉圈,竟被另外幾雙眼睛看得清清楚楚。

這是一個剛從磅遜省調來的增援部隊的一個女兵班,一共九個人;她們既是戰鬥員,也是宣傳員;因為具備戰鬥能力,她們經常單獨執行任務,獨立行動到某個戰鬥單位去慰問演出。這次出來也是到蓬曬前線慰問的。

可是,她們還沒有與蓬曬守軍聯繫上,就被雙方激烈的交火給隔開了,直至後來守軍逃離也就沒給顧上她們。她們隱蔽在一個不為注意的地方直至看到獨自一人的周根和。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