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率領20萬德軍逃出蘇軍包圍圈,成為全球軍校經典案例

sweet

1944年3月,歐洲大陸春寒料峭。一個巨大的難題擺在德軍上將漢斯·瓦倫丁·胡貝面前:他率領的第1裝甲軍團軍共計20萬人,被兩個蘇聯方面軍約32萬人,包圍在德涅斯特河以北的卡梅涅茨—波杜爾斯基區域。

胡貝

史稱「卡梅涅茨—波杜爾斯基口袋戰役」。

對於德軍來說,在寒風中傳來的消息,比寒風更加刺骨。

蘇聯軍隊的總指揮,是蘇聯元帥朱可夫。朱可夫是二戰中德軍遇到的最可怕對手。他有著鋼鐵一般的意志,和高超的指揮作戰水準。朱可夫直接指揮的蘇聯烏克蘭第1方面軍,是蘇聯五大方面軍中實力最強大的一支。配合朱可夫作戰的是蘇聯烏克蘭第2方面軍,由蘇聯元帥科涅夫指揮。科涅夫做過朱可夫的副手,但他的指揮才能不在朱可夫之下,與朱可夫、羅科索夫斯基並稱為蘇聯陸軍的野戰三駕馬車。

朱可夫

當朱可夫、科涅夫一起率領大軍將敵人包圍的時候,敵人還有逃跑的機會?

就在兩個月前,朱可夫、科涅夫率領蘇聯烏克蘭第1方面軍、第2方面軍兩支精銳力量,將近6萬德軍官兵包圍在切爾卡瑟,這就是著名的「切爾卡瑟鋼鐵合圍戰」。德軍雖然出動了第8航空軍轟炸機群前來解圍,被包圍的德軍也在頑強突圍,但仍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蘇軍記載,計有52000名德軍長眠在雪原之上,包括被圍德軍最高指揮官、第11軍軍長施特默爾曼上將。

切爾卡瑟鋼鐵合圍戰

胡貝上將會重蹈施特默爾曼上將的覆轍嗎?

我們先介紹一下胡貝的生平。

胡貝19歲投身軍伍,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胡貝沒有在軍事大學「鍍金」的經驗,一直在基層摸爬滾打,依靠戰功升遷逐步上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初,胡貝率領德國陸軍第3步兵團進入法國,參加「閃電戰」。此後,胡貝參加了蘇德戰爭和義大利戰役,升遷至裝甲兵上將,並擔任德軍第1裝甲軍團司令。

德軍裝甲部隊

第1裝甲軍團下屬4個軍,其中3個屬於裝甲軍,總人數約20萬人。第1裝甲軍團隸屬于德國元帥曼施坦因指揮的德國南方集團軍。如果蘇聯軍隊將第1裝甲軍團一網打盡,那麼德國南方集團軍將會元氣大傷,導致整個東南戰線陷入崩潰狀態。因此,朱可夫非常看重這場戰役,對德軍發出最後通牒:「投降,否則不收口袋內任何一個德軍作俘虜。」

在德軍這邊,情形不容樂觀。

一是天氣的原因。雖然已到3月,但天氣依然寒冷,風雪彌漫,增加了德軍突圍的難度,也導致德軍的空軍難以通過空投的方式,來補充被圍德軍的糧彈和燃油。

二是德軍的糧彈只有兩周的存量,燃油更是極度匱乏。第1裝甲軍團是一支以坦克為主的機械化部隊,缺乏燃油是一件非常致命的事情。

德軍裝甲部隊

按照形勢的發展,如果德軍繼續在冰天雪地裡捱下去,必將重演「切爾卡瑟鋼鐵合圍戰」的悲劇。在這異常困難的時候,胡貝作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將絕大多數坦克、裝甲車輛等重型裝備扔下,只攜帶個人武器突圍。突圍的方向,不是朱可夫預判的西南方(那裡道路平坦,適合機械化部隊前進),而是道路崎嶇不平的西北部山地。

3月27日,胡貝率領德軍第1裝甲軍團開始撤退。胡貝治軍很嚴。在撤退的過程中,整支部隊保持著嚴明的紀律,沒有出現驚惶不安的現象,也沒有人逃跑。這對於敗退的部隊來說,極為難得。

經過9天9夜的撤退,到4月6日,德軍第1裝甲軍團終於到達巴克劄克茲附近,與德軍第2裝甲軍團會合。這意味著,胡貝成功地將20萬德軍帶出了朱可夫設下的「天羅地網」。此外,德軍第1裝甲軍團帶出了所有個人武器,以及96輛坦克、91輛突擊炮、45輛裝甲車輛。

德軍裝甲部隊

重型裝備丟了,還可以重新製造;訓練有素的軍人死了,在短時間內就難以再次補充。從這一層意義而言,胡貝撤退的意義,不亞於著名的敦克爾克大撤退。因此,時至今天,全球許多軍事學校都將這一戰役作為經典案例來分析。

胡貝也因此受到表彰,並在十幾天後的4月20日被晉升為大將,與元帥只有一步之遙。可是誰能想到,就在胡貝晉升為大將的第二天4月21日,他就因為乘坐飛機出事而陣亡,時年54歲。

老天爺還真是愛開玩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