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新中國的禁毒運動:禁了大煙省了錢,支援朝鮮打勝仗

sweet

提示:71年前的今天,1950年2月24日,政務院發佈《嚴禁鴉片煙毒的通令》,宣佈從《通令》發佈之日起,全國各地不許再有製造、販運及銷售煙土[毒·品]之情事,犯者不論何人,除沒收其煙土[毒·品]外,須從嚴治罪。對散存在民間之煙土[毒·品],限期交出,如逾期不交者,除查出沒收外,並按其情節輕重分別治罪。

 新中國建立之後,面臨著複雜的社會環境,存在著許多醜惡的社會現象:鴉片煙毒流行,賭場、妓院林立……這些醜惡現象毒害人民的身心健康。新政權建立之初,這些醜惡現象繼續污染著社會風氣,並且許多煙館成為反革命分子和盜匪的藏身落腳之地,嚴重地危害著新中國社會秩序。於是,一場轟轟烈烈禁毒運動展開了。

 歷代禁煙效果不盡人意

 在我國歷史上有三次大的禁煙運動。1729年,雍正皇帝頒佈了中國也是世界上第一個禁煙法令。由此便揭開了人類史上禁煙運動的序幕。1839年,林則徐任禁煙欽差大臣,發動了中國歷史上、也是世界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的禁煙運動,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虎門銷煙。

 清末民初,中國政府又發動了第二次禁煙運動。這場運動分前後兩期,前期是晚清新政為了挽救垂亡的政權而發動的禁煙運動,後期是民初政府為了除舊佈新,鞏固新生的制度而發動的禁煙運動。這場運動前後經歷了十年,它的最大成果就是在外交上阻止了英國的印度鴉片的合法進口。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1950年2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發佈《關於嚴禁鴉片煙毒的通令》,我國開展聲勢浩大的禁煙運動,禁絕了為患百餘年的鴉片煙毒。《關於嚴禁鴉片煙毒的通令》發佈後,各級政府堅持嚴厲懲辦與改造教育相結合,收繳[毒·品],禁種罌粟,封閉煙館,嚴厲懲治制販[毒·品]活動,八萬多名毒販子被判處刑罰,2000萬名[吸·毒]者被戒除毒癮,並結合農村土地改革根除了罌粟種植。短短三年時間,就基本禁絕了為患百餘年的鴉片煙毒。

 在這場規模空前的禁毒運動中,查實以種植、販運、銷售[毒·品]為業的人員369705名,其中51627名被依法處理,800名罪大惡極的罪犯被判處死刑;繳獲鴉片類[毒·品]339萬兩,制毒機械5716套,用於武裝販毒的槍支882支。與此同時,在全國范圍內有效地制止了罌粟種植,並通過自行戒除和強制戒除的辦法,幫助上千萬煙民戒除了煙癮。1953年,中國總理兼外長周恩來代表中國政府莊嚴地向全世界宣佈:「中國已經消滅了前人未能消滅的陋習。」從上世紀50年代初到70年代末,整整30年的時間,我國[毒·品]問題出現了一個由濫到治的相對穩定期。

 西南地區:「幾乎無戶不種」

 建國前夕,全國大量耕地被用於種植鴉片原料罌粟。如西南地區調查,雲南省罌粟種植面積占耕地的33%,貴州的安順地區則「幾乎無戶不種」;西康省種罌粟土地占耕地面積的48%以上;整個涼山地區鴉片種植戶占各縣總戶數的60%-80%。據不完全統計,解放前西南區種罌粟曾多達1545.46萬畝,以畝產15兩計,年產鴉片2.3億兩。如果用這些土地種糧,以畝產230斤計,年損失糧食35.55億斤以上。

 國民黨反動政權把禁煙當作財源,搞「寓禁於征」,「以征促禁」,以禁煙斂財,除煙畝稅金,過境稅(含雜收保護費等)外,還大收特收煙館捐、煙民開燈[吸·毒]「證照費」等,如廣西從1932年-1935年,「禁煙」稅均為省稅中第一大稅。巨額「禁煙」稅的徵收,庇護和助長了制販[吸·毒]活動的發展,鴉片煙毒流及全省。據統計,1936至1940年,全省共登記煙民300592人,全省城鄉共設煙館3000餘家,僅南寧市便有煙館100家,其中大煙館9家。桂林市一天銷售煙土量就達2000兩。1949年,桂林綏靖公署一次就從外地運進煙土四五百擔,配售給煙民和毒販。

 四川廣安縣煙民諷刺國民黨政府的禁煙政策詩歌寫道:「我有三畝田,政府叫我種煙,我種了煙,好抽窩捐;我有一兩銀,政府叫我買煙,我買了煙,好抽燈捐;我已種煙買煙而吸煙,為何又叫我戒煙?」

 那個時代煙毒危害之烈,僅解放前夕西南地區煙民數量就高達600余萬,占總人口8%強。無數吸食上癮的煙民,不僅被戕害身體,耗散資財,甚至破產墮落,淪為遊民無賴,如娼妓、盜賊、扒手、乞丐等,造成勞動力的大量喪失,嚴重影響社會治安和社會生產。1950年春西康、川南地區嚴重饑荒,就是因為種煙過多,嚴重缺糧造成。

 大西南禁毒

 在鴉片種植氾濫嚴重的西南地區,1950年3月1日,西南軍政委員會發佈的《關於1950年春耕及農業生產指示》,特別指出要嚴禁種植鴉片。1951年春,西南地區就基本禁絕了鴉片種植。如雲南嵩明縣民權鄉,農民自動訂立公約,保證不讓一粒煙籽入土,並將煙地改種其他農作物。

 由於建國初期種植和吸食[毒·品]的人太多,而禁毒的人力、物力又有限,因此初期禁毒工作採用了卡死流通環節的戰術,著重打擊販運及出售[毒·品]的罪犯,當時稱之為「攔腰一棍」。這樣一來,種植鴉片的賣不出去,吸食鴉片的又買不著,因而成效顯著。

 據不完全統計,在煙毒氾濫的西南諸省,1950年即破獲各類煙毒案1萬餘起,煙毒犯1萬餘人,判有期徒刑1000多人,繳獲鴉片[毒·品]94.8萬兩又7000余包,查獲煙具22萬餘件,查封煙館5400餘家,沒收販運[毒·品]汽車13輛,登記煙民3萬餘人,戒除1.3萬餘人。

 政務院《通令》發佈以後,四川各省、市、行署即各大區之後,相繼成立了各級禁煙禁毒委員會,部分地區農村也成立了禁煙禁毒小組。各級禁毒組織重點工作就是進行廣泛的禁煙毒宣傳,掀起群眾性的禁止煙毒運動。各地大都在人民代表會議、農民代表會議,以及減租退押中作了廣泛深入的禁煙毒宣傳教育。形式有專題討論、訴苦大會、街頭宣傳、漫畫標語等,做到家喻戶曉,婦孺皆知。

 如四川廣安縣,組織煙民自編自演節目,如《煙民回頭》《煙民自歎》等,同時還利用花鼓、金錢板等方式,勸諭煙民。還有就是由各禁毒機構組織宣傳隊,收集創作一些戒煙歌謠,廣為傳唱:「毛主席號召大禁毒,我們全民要響應。砸掉煙槍燒掉大煙,叫它們永世不出現。禁了大煙身體壯,甩開膀子把勞動幹;禁了大煙省了錢,支援朝鮮打勝仗,支援國家搞建設。」

 四川省涪陵縣(現屬重慶)於1950年12月召開兩萬餘人的群眾禁煙大會,廣泛宣傳煙毒危害,公佈政府禁止煙毒措施,當眾焚毀煙土煙具,並判處13名毒犯有期徒刑,4名死刑。會後進行了聲勢浩大的深入宣傳,僅城區在三天之內就有1863人登記請求戒癮。許多煙毒犯紛紛交出煙毒具,要求自新。城區各學校、治安組、民眾夜校經常進行宣傳,發動親屬友鄰勸戒。該縣禁煙委員會擴大戒煙所,沿江各大市鎮均成立禁煙戒毒支會,將禁毒工作深入到全縣各個角落。在四川南川縣(現屬重慶),1950年冬至1951年春全縣一方面採取檢舉、揭發、規勸、說服的辦法,另一方面,以轄區為范圍,把全縣劃為10個禁煙點,分期分批分別集訓癮民,每期2至3個月,共集訓癮民21116人,繳煙具23萬餘件。

 全國至1952年底,除甘肅、四川、湘西、廣西等少數民族聚居區個別地方禁煙毒延長到1956年和1957年以外,內陸省市及邊遠省份的漢民區,全部肅清了[毒·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