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祿山將親兵變成太監,多年後,他被親兵一刀捅死

sweet

唐朝的開元盛世,本是封建社會經濟文化的巔峰,卻被安史之亂毀於一旦。對於很多歷史愛好者來說,安祿山這個人是深惡痛絕的。其實,安祿山雖然鬧得民不聊生,但他能從一個一窮二白、沒有文化的莽夫成為唐朝節度使,還是很有本事的,一定心思縝密,異常狡詐。然而,他居然死在自己的親兵手中,還真是鬧出了笑話。

這位親兵是契丹人,漢名叫李豬兒,一看就是出身貧寒,連名字都沒有取好,只能以亂七八糟的外號代替。也就是因為走投無路,十幾歲的李豬兒便加入了安祿山的軍隊,還成為了一名親兵。

在那個時代,親兵是一份極為光彩極為有前途的職業。他們不僅待遇優厚,衣食無憂,甚至可以仗著主人的權勢耀武揚威,而且不少親兵還耳濡目染節度使的行事作風,最後也成長為一方諸侯。但李豬兒卻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他甚至失去了做男人的資格。

原來,李豬兒長相英俊,又會說話,挺討安祿山的喜歡。安祿山又是個多疑的人,既喜歡這個俊俏小生,又怕他逐漸長大,勾搭自己的三妻四妾,為自己戴綠帽子。也不知道是安祿山自己的考慮,還是別人的主意,他竟然決定閹割李豬兒。

根據新舊《唐書》記載,將李豬兒變成太監的工作,還是安祿山親手所為。安祿山也不懂什麼醫學,只是因為他是北方少數民族,平日裡見慣了閹割牛羊。在一天夜裡,安祿山將李豬兒摁倒在地,不慌不忙掏出一把尖刀,駕輕就熟地完成了「手術」。李豬兒自然痛不欲生,安祿山還從容淡定地用早準備好的灰土撒在上面消毒。

安祿山的如意算盤打得很好,他喜歡李豬兒,希望留在自己身邊,卻又怕李豬兒敗壞名聲,所以才將親兵變成了宦官。而且,他認為,宦官沒有子女,一生的前途和希望都寄託在自己的身上,所以會對自己盡忠盡孝,不敢有半點馬虎。

事情看似也是向安祿山所想的方向發展,李豬兒被閹割之後,也不敢有半句怨言。他服侍安祿山更加殷勤,也更討安祿山的喜歡。就連安祿山接受唐玄宗的特別待遇,被允許去華清池洗澡,也是由李豬兒陪同的。

然而,李豬兒遭遇了奇恥大辱,身心受到了折磨和打擊,怎麼會沒有怨言?他只是將自己的仇恨深深埋在心中,等待有能力報復的那一天。

唐玄宗老邁昏聵,這才讓安祿山有了可趁之機。安祿山一天天老邁,這也讓李豬兒看到了希望。安祿山是有個體型極大的胖子,老起來很明顯。安史之亂剛爆發時,他還能意氣風發起兵,僅僅就在一年之後,他就因為肥胖導致了各種併發症。

比如他行動不便,需要兩三個人同時攙扶才能走路。比如他雙目幾近失明,根本看不清東西。又比如他身上長滿惡瘡,睡覺也不安穩。這一些疾病,都讓安祿山性格變得越來越乖張,不管是家人還是奴僕,他都非常粗魯地對待。李豬兒雖然最受喜歡,但也是挨打挨駡最多的人。

李豬兒的不滿,被同樣受過責罰的大臣嚴莊看了出來。嚴莊不僅找到了他,而且還與安祿山的次子安慶緒聯合起來,密謀除掉安祿山。安慶緒為什麼會冒著弑父的罪名,鋌而走險呢?原來,他並不受安祿山的喜歡,地位朝不保夕,還不如奮力一搏。

就在西元757年的正月初一,這三人共同走入了安祿山的營帳。因為安慶緒和李豬兒的特殊身份,一切都非常順利,沒有誰阻攔。安慶緒負責放風,嚴莊和李豬兒剛剛走近安祿山,就看到安祿山一躍而起,準備去取枕頭邊上的大刀。

這是因為雙目失明的安祿山,對於聽覺的敏感程度異于常人。但這並沒有太多作用,李豬兒沒有給他機會,上去就是一刀,[插·入]了安祿山的腹部。即便是如此狡詐的梟雄,最後還是落得悲慘下場,甚至還不如被他趕走的唐玄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