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詩歌膾炙人口,蘇軾對作者無比佩服,視為自己的偶像

sweet

我們知道在歷史文壇上,「唐宋八大家」是極為響亮的名字,很多人卻誤以為是八位偉大詩人。其實,八大家是唐代和宋代八位散文家的合稱,排名第一和第二位的,是古文運動的領袖韓愈和柳宗元。

相比韓愈,柳宗元低調許多,並不如他的散文那般筆鋒犀利,諷刺辛辣。柳宗元只留下了百餘篇詩歌作品,在百花齊放的唐朝詩壇,數量微不足道,但名篇卻並不少,比如這首經常入選中學語文教材的《江雪》: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這首詩膾炙人口、耳熟能詳,是我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它最成功之處,就在於利用千山萬徑,人鳥絕跡構成了冰天雪地的極寒景象,讓人感到極度孤寂的同時,又以漁翁垂釣的形象,表達了自己絕不屈服妥協的鬥爭精神。

這首詩歌,奇絕於「有」和「無」的鮮明對比,給讀者以巨大的衝擊力和震撼感,寥寥20字勾勒出無與倫比的畫面,寫作手法之奇特,實在讓人拍案叫絕。

叫絕的不光是普通讀者,就連蘇軾也讚不絕口,自愧不如。他甚至認為自己天賦不如柳宗元,才寫不出這樣的佳作,在《書鄭穀詩後》的評語中,蘇軾這樣表達心悅誠服的心情:

人性有隔也哉,殆天所賦,不可及也已。

要知道,蘇軾是中國文壇中最頂尖的天才之一,甚至可以去掉「之一」二字。他的詞開豪放派先河,有宋一朝無人能及;他的詩歌題材廣闊,善用誇張比喻,別具一格,與黃庭堅並稱「蘇黃」;他的散文豪放自如,同列「唐宋八大家」之一;他的書法被列為「宋四家」之一;在繪畫上,也提出了「士人畫」概念。

這樣的全能型文人,而且樣樣都是當時頂尖水準的文人,自然會自視清高,容易看不起別人。比如他就曾在《祭柳子玉文》中,毫不客氣地點評唐朝四位詩人:元輕白俗,郊寒島瘦。除此之外,蘇軾甚至很不喜歡白居易,曾經以「樂天長短三千首,卻愛韋郎五字詩」說明在他的心中,白居易的文學成就甚至不如韋應物。

在蘇軾心中,詩壇第一偶像當然是陶淵明。在那個時候,他並不那麼推崇李白、杜甫,而認為陶淵明的詩歌才是王道:「吾與詩人無所甚好,獨好淵明之詩淵明作詩不多,然其詩質而實綺,臒而實腴,自曹、劉、鮑、謝、李、杜諸人,皆莫過也。」

蘇軾毫不客氣地指出,哪怕是李白杜甫,都不是陶淵明的對手。那陶淵明有沒有對手呢?是的,就是柳宗元。蘇軾把他們兩人曾經放在一起點評:

所貴乎枯談者,謂其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實美,淵明、子厚之流是也。

從這裡可以看出,蘇軾將柳宗元的地位,抬高到與陶淵明並列。唐朝之前,詩人們也有崇拜的偶像,粉絲最多的,也莫過於曹植和陶淵明二人而已。直到唐朝詩人如同井噴般爆發,這才將二人的光芒掩蓋。如果沒有妖孽般的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隱、杜牧等人,這二人的歷史地位將會高得無法企及,也許他們才會是詩仙和詩聖。

蘇軾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但他依然將柳宗元與陶淵明並列,都視為自己的偶像。詩歌欣賞固然有主觀因素,但好的詩歌總是會引起共鳴。柳宗元的《江雪》,想必是大部分熟悉他的開始,也同樣是蘇軾追星的開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