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藩:天上掉下的大餡餅,機遇只垂青於有準備的人

sweet

曾國藩悶悶不樂地回到江寧,感覺自己的精力更加衰弱了。雖然看不慣李鴻章對權力的貪婪,但對這位得意門生的能力還是毫不懷疑的。曾國藩相信這個讓人有些討厭的門生一定能完成自己未完成的任務。

果不其然,李鴻章遵循曾國藩重點設防的戰略方針,終於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血葬了馳騁黃淮平原的撚軍。

同治六年(西元1867年)八月十九日,東撚軍在賴文光、任化邦的率領下,在海廟口以北十幾裡海灘地方突破魯軍防線,想要再渡運河,進入豫陝,與張宗禹的西撚軍會師。但在運河遇到了清軍頑強阻擋,不能前進一步,再加上大雨連綿,河水暴漲。前有堵截,後有追兵,東撚軍險象環生,軍心開始大亂,魯王任化邦也被叛徒趁亂殺害。

無奈,賴文光只好率領殘部重上山東,結果在濰縣和壽光接連失敗,二萬將士戰死沙場。賴文光率領六千撚軍苦戰突圍後,準備下江蘇,謀求生路,但在六塘河又遇到鮑超的阻擋。最後,因為寡不敵眾,賴文光被抓,英勇就義,至此,東撚軍全軍覆沒。

捷報傳到江甯後,曾國藩感到很欣慰,兩年多來的屈辱終於被自己的門生洗刷了。

再看朝廷,面對如此大的勝利,自然要論功行賞一番:李鴻章授以協辦大學士,劉銘傳首倡河防之策,封一等男爵,念及曾國藩決策及轉戰的辛勞,加恩加賞雲騎尉世職,接著又從體仁閣大學士調任武英殿大學士。

不久,西撚軍在李鴻章、左宗棠、劉松山等的圍剿下也失敗了,梁王張宗禹戰死,鬧了十多年的撚軍起義就此畫上了句號。

在這次會剿中,官文因為阻擊西撚失敗的罪責,被撤除了直隸總督的職務。慈禧太后念及曾國藩勞苦功高,便讓他接任直隸總督。

接到聖旨後的曾國藩感到有些不安:自己「剿撚」無功,在兩江的政績也不令人十分滿意。為什麼慈禧太后在此時反而把這麼重要的一個職位讓給自己呢?這其中必定另有原因。

一向小心謹慎的曾國藩面對天上掉下的大餡餅,有些不知所措。

小心駛得萬年船,曾國藩決定暫不接受這個美差,免得將來進退維谷。可轉念一想,在「剿撚」回任的一年中,自己由協辦大學士升為體仁閣大學士、武英殿大學士,又加雲騎尉世職,說明朝廷對自己還是信任的,看來由兩江總督升直隸總督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經過一番思慮後,曾國藩欣然受命。因為自己寶刀未老,還可以為天下蒼生發揮餘熱,既然朝廷還記得自己的功勞,要委以重任,何必要推辭呢。再說,多年的對手官文徹底垮臺了,今後的仕途又少了一塊絆腳石,天下還是湘軍和淮軍的天下,沒有什麼可怕的,曾國藩心裡說不出的高興。

按照大清的慣例,新上任的直隸總督一般都要在上任之前先到京城接受皇家賞賜,拜見皇上、太后,當然也少不了和京城的大臣們敘舊、聊天。所以,接任直隸總督的曾國藩就得做好去趟京城的準備。

在進京之前,曾國藩還有兩件事不放心:第一是江南機器製造總局的事,他擬定親自去上海一趟;第二件是天京書局的事。

這些事情都是曾國藩親手主抓的洋務「為中國自強之本」的專案,說到洋務運動,曾國藩所起的作用不可小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