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的弟弟,官至宰相,並無惡行,死後卻得到了最醜的諡號

sweet

白居易在詩壇的歷史地位,相比詩仙李白和詩聖杜甫稍遜一籌,但是他在官場上卻順遂得多,生前官至刑部尚書,離宰相之位只差一步之遙。而且,這一步差點就邁過去了,唐武宗和唐宣宗兩位皇帝,都有心讓他擔任宰相,卻沒有如願。但是,這反倒成就了他的從弟白敏中。

在會昌元年,唐武宗就打算起用白居易。當時的宰相李德裕從中作梗,他說白居易已經很老了,還不如任用他的從弟白敏中。於是,白居易依舊過著養老生活,白敏中卻在當年任殿中侍御史,隨後改任戶部員外郎,第二年就擔任了中書舍人。

又過了五年,唐武宗駕崩,唐宣宗登基。這位皇帝一生傾慕白居易的才華,馬上就要任命白居易為宰相。然而,他卻得到白居易去世的噩耗,只能親自寫挽詩紀念,詩中「誰教冥路作詩仙」一句,流露無比惋惜之情。隨後,這位性情皇帝立即讓白敏中以兵部侍郎加同平章事頭銜成為宰相。

也就是說,短短五年時間,白敏中經過十三次升遷,終由員外郎成為帝國的宰相,實在幸運至極,該好好感謝白居易,也真該感謝提攜他的李德裕。

然而,白敏中接下來的所作所為,卻令人大跌眼鏡。李德裕失勢之後,他不僅不伸出援手,而且還打擊李党的門人。李德裕後來在著作中大罵白敏中不是東西。

如果按照傳統觀念來看,白敏中所作確實欠妥,但實際上他以個人失節成就了大唐最後一段輝煌。要知道,唐朝滅亡的原因,無外乎藩鎮割據、宦官專權和朋黨之爭。李德裕能力雖強,也是一代名臣,同時也是「牛李黨爭」的核心人物。

唐宣宗登基時,他就是輔政大臣,對皇權造成了很大威脅,所以唐宣宗親政第一天就將他免相。白敏中維護了皇權,再通過打擊李德裕的門生故吏,與唐宣宗一起終結了困擾唐朝多年的「牛李黨爭」。對李德裕報恩容易,還維護了自己的名聲,但卻放任唐朝的頑疾不治,於國家又有什麼好處?

從白敏中的言行,我們可以看出他並非貪念富貴,見利忘義,刻薄寡恩之人。在考進士時,主考官王起很欣賞他,並許諾給予狀元。同時,王起又很討厭與白敏中同來的好友賀拔惎,讓白敏中與之絕交。白敏中本來都已經答應了,思來想去後又不忍心,還與賀拔惎痛飲而醉,同席而睡。最後王起也不得不嘆服,將他們兩人雙雙選中進士。

這樣的人,對於同窗尚且念舊,又怎麼會對提攜之恩的李德裕為難,一切只是為了國家。他擔任宰相之後,馬上被權勢更大的左僕射崔鉉排擠,受命鎮撫入侵的黨項。白敏中毫無怨言,帶上人馬就到邊疆,短短時間平定了叛亂,隨後就地安撫黨項,讓這個少數民族在唐朝再也沒有興風作浪。直到北宋時,黨項再次崛起,建立西夏,這又是後話了。

所以,在他擔任宰相期間,歷經唐宣宗和唐懿宗兩任皇帝,都受到了極大的信任。唐宣宗甚至連自己的公主下嫁,都請他做媒。也就是在白敏中的輔佐下,唐宣宗開創了大中之治,為危亡的大唐打上了一針強心劑。

即便是唐懿宗時期,白敏中得到的信任絲毫不減。當時,白敏中上朝時不慎摔了一跤,69歲的老臣不得不讓人用肩輿抬回家中,休息了四個月。期間,白敏中三次上表辭去相位,唐懿宗都不允許。諫官王譜立勸皇帝剛剛親政,急需宰相盡心盡力,偏偏白敏中已經不能理事,應當將其罷免。唐懿宗卻大發雷霆,將王譜貶為縣令。

其實,白敏中的身體確實已經不行了,不久去世。唐懿宗雖然為他輟朝兩日,追贈太尉,卻不可思議地批准了一個建議。太常博士曹鄴將白敏中定諡號為醜,原因竟然是:

病不堅退,驅逐諫臣,怙威肆行。

說實話,白敏中請辭了三次,只是皇帝再三挽留,這怎麼算他不退?諫官王譜被貶,白敏中還在病中,根本無法上朝,完全是唐懿宗的主張,怎麼賴到白敏中的頭上?然而,就是這個完全不合情理的提議,居然得到了批准,也讓白敏中成為了最醜諡號的擁有者,實在有些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