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忠孝不能兩全,把兒女情長深埋在心底

sweet

左宗棠不僅是一條鐵骨錚錚的漢子,他也有兒女情長,多年在外的征戰,讓他無法顧及家裡的妻兒老少。為了讓左宗棠的形象更加飽滿,我們暫時放下入陝的事情不談,看看他的家事。

我們知道,左宗棠是在咸豐十年八月離開長沙的,後來,轉戰贛、皖、浙、閩各省。由於連年征戰,如果帶家眷同行既危險又不方便,所以周夫人和子女們都留在了長沙司馬橋宅中。同治二三年間,左宗棠任浙江巡撫,本打算把家眷接到杭州,後來因為浙江境內還有零星戰事,出於安全的考慮,左宗棠放棄了這個打算。

就這樣,一直到同治五年夏天,太平軍戰事基本結束後,左宗棠才把周夫人和全家老小接到福州團聚。6年地分別之苦讓左宗棠和周夫人抱在一起痛哭起來。

為了國事,左宗棠無暇顧及家事,讓他內心充滿了自責。因為作為丈夫和父親,他是不合格的,他欠缺了對全家太多的愛撫。好在,現在終於全家團聚了,看著夫人、兒子、媳婦、孫子其樂融融,左宗棠內心有說不出的歡喜。

本以為這次可以盡情享受這種天倫之樂,沒想到幾個月後便接到了朝廷調任陝甘總督的諭令。如果調任直隸總督,也許還可以帶上家眷同行。可現在要去的地方是大西北,而且要接受更加艱巨的作戰任務。所以周夫人在福州只住了半年,就不得不再次過夫妻異地分居的生活了。

說心裡話,左宗棠也不想離開周夫人,但因為戰事緊急,朝廷多次催促他動身前去西北。無奈,左宗棠只好開始進行公務交接,處理福建沒有完成的事情,尤其是建設福州船政局的相關事宜。一個多月後,他才處理完了手頭的事情。

當老百姓聽到左宗棠要調離福州的消息後,紛紛前來送行,一度阻塞了道路。做官做到這個份兒上,該知足了。但左宗棠覺得自己在福建的時間太短了,許多事情還沒有完成就要調離,愧對百姓對自己的愛戴。

這就是清廉的官員,即使他做的太好,在百姓面前還是覺得不稱職。那些騎在百姓頭上作威作福的貪官污吏是否該清醒清醒呢?身為父母官,一定要為百姓謀福利,否則在你落馬的那一天,會被百姓的唾沫星子淹死,留下千古駡名。

福建的官員和百姓想多留左宗棠一段時間,無奈君命難違,只好忍痛為左宗棠送行。在臨行前,福建湖南會館請左宗棠留下墨寶,以作紀念。左宗棠略一思索,提筆寫道:

甌浙越梅循,海國仍持使者節;

隴秦指疏勒,榕垣還作故鄉看。

可見,左宗棠對當時的形勢看得非常透徹,他預感到這次不僅要去陝甘,還要遠行到新疆。他把福州看做自己的故鄉,沒想到在20年後,他果然又回到了這裡,並在這裡走完了自己傳奇的一生。這當然是後話了。

現在左宗棠離開福州的第一站便是漢口,大營駐紮在後湖。軍情緊急,在精心籌畫對策之余,左宗棠來到長江邊蛇山腳下的長沙郡館,無奈郡館的舊址已經找不到了。想想道光十二年、十四年和十七年三次去京師會試,就在這個郡館住宿。那時是窮困潦倒的書生,如今是率軍西征的大將。人生的變化莫測讓人唏噓不已,激動的左宗棠提筆留下了一副對聯:

千載此樓,芳草晴川,曾見仙人騎鶴去;

卅年作客,黃沙遠塞,又吟鄉思落梅中。

這副文詞優美的對聯被廣為傳誦。長沙雖然離武漢不遠,但左宗棠卻無法回家鄉探望一番,只能把鄉思寄託在詩中夢裡。

好在兩個月後,周夫人乘船從上海到達漢口碼頭。全家再一次相聚,左宗棠非常興奮,但船是直航到長沙的,在漢口只做短暫的停留。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