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忠孝不能兩全,把兒女情長深埋在心底

sweet

短暫的團聚讓左宗棠內心無比歡愉,但想到馬上又要分別,西北的戰局又極其危險,戰事在幾年之內是很難平息的,自己這一去,不知道何年何月才可以再次回來。左宗棠心裡便無比惆悵起來。

當看到年過半百、孱弱多病的夫人後,左宗棠真怕這一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見面了。他的臉上雖然強擠出了笑容,但內心卻無比酸心。

最瞭解左宗棠的莫過於周夫人了,為了不讓自己的夫君擔心,她強打起精神,安慰自己的丈夫不要掛念家裡。等打了大勝仗後,自己還要親自下廚,犒勞夫君。

一家人帶著這種即將分別的淒涼心境,共進了晚餐。接著,左宗棠目送周夫人坐的船消失在水邊天際。

雖然家事讓人很揪心,但國事更加緊迫,左宗棠收拾起自己惆悵的心,全身心地投入到剿撚和西征的軍事策劃上。

回家後的周夫人和兒女們繼續過著節儉的生活,她本來身體就不好,所以在分別後的第二年,左宗棠便接到周夫人生病了的家信。看病的郎中說周夫人患的是腳氣病,需要用人參滋補。想想當年祖母患病,需要好人參治病,卻因為家裡貧窮,沒錢買人參,這件事讓左宗棠一度十分懊悔。現在他的養廉金已經很豐厚了,買人參是不成問題的,所以他給家中寫信說看病不要吝嗇錢財,一定買上好人參給夫人服用。

周夫人雖然服用了參茸補劑後,病情大有好轉。但病情又出現了反復,她本來就有肝病,所以身體越來越虛弱。

同治九年(1870年)正月底,四女孝瑸去世了,疼愛兒女的周夫人受不了這種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打擊,肝病大發。在同年的二月初二去世了,享年59歲。

這位為左家操勞一生的老夫人就這樣閉上了眼睛,但她放不下的除了兒女,還有在遠方征戰的丈夫。她本來要迎接丈夫凱旋,並為丈夫做一桌好菜的,如今卻無法實現這個願望了。

而左宗棠在一個月後才得知了夫人去世的消息,內心無比沉痛。當時他正在甘肅平涼軍次,他忍著悲痛給兒子們寫信安排周夫人的後事,還寫了一篇《亡妻周夫人墓誌銘》。

一般來說,總督夫人的後事要大辦一番,畢竟身份在哪裡擺著呢。但左宗棠卻讓兒子們從簡辦理,不要鋪張浪費。也許很多人會認為左宗棠在裝窮,但左宗棠卻不理會這些,因為他一直認為鋪張浪費是很可恥的事情。

在這裡還有一個人要提一下,他就是左宗棠的二哥左宗植。

左宗棠在漢口停留時,二哥宗植特意從長沙趕來探望。兄弟二人已經分別7年了,想想年輕時的相依為命,再看看現在二人頭上的白髮,兄弟倆握著手唏噓不已。

左宗棠在大營設酒款待二哥,宗植卻興致不高,因為他深知從此一別,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次相聚。

宗植的身體本來就不好,又患有咳嗽症,精神比以前差多了。經過短暫的聚首後,這兄弟倆一個回到了長沙,一個率軍踏上西征的路途。

相對于左宗棠來說,宗植雖然年輕時就很有才華,但運氣欠佳,中瞭解元後,一直沒有能考上進士,雖然在各地做過幾任小官,但仕途不暢,一直鬱鬱不得志。這還不算什麼,更沉重的打擊還在後面。

同治十年,宗植的第三個兒子丁叟去京城會試,不幸落榜了。這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以後還可以再考。但年輕氣盛的丁叟接受不了這種失敗,回到家後就患病了,並在同治十一年二月病故。宗植受不了這種喪子之痛,三個月後也離開了人世。

先是夫人病故,接著又是二哥離開人世,接連不斷的家庭變故,讓左宗棠的精神和身體受到了沉重的打擊。他真想回家鄉為親人送行,但是西北形勢緊張,容不得左宗棠有半點的停留和耽擱。所以左宗棠只好忍著喪妻和喪兄的疼痛,義無反顧地在西北疆場拼殺。

忠孝不能兩全,自古都是如此。為了「大家」,只能捨棄「小家」,左宗棠在這一點上做得很到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