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救過林彪的命,原本可以晉升大將,為何在授銜前夕要自焚身亡?

sweet

「我是土豪劣紳的死對頭,就是死也要死在紅軍隊伍裡。」

說出這句話的是一個當時只有20多歲的小夥子,曾參加過湘南起義、井岡山鬥爭和長征,還為了救林彪,負過傷。也曾兩次接替林彪115師師長的位置,長達數年。

建國後的很多開國上將,都曾在抗戰時期受過他的指揮。比如韓先楚上將、楊勇上將、楊得志上將等等。在中國近代軍史中,他可謂是一路披荊斬棘,搶關奪隘,累建奇功。

按資歷,按功績,他原本是可以晉升大將的。但建國後的首次授銜,兩次接替林彪115師師長的他,卻沒有出現在授銜儀式上。

因為他,在授銜前夕,以極端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1935年5月25日,這一天應該是中國工農紅軍,在長征路上最驚心動魄的一天。5月初,中央紅軍長征渡過金沙江後,準備沿著西昌大道繼續挺進川西北。

國民黨二路軍前線總指揮薛岳,集結了約15萬軍隊,於金沙江沿岸,伺機阻斷紅軍前進路線。25日這天,紅軍剛剛經過驚險的強渡大渡河戰役後,來到瀘定橋西岸。

對岸的川軍已經將瀘定橋上的所有木板抽出,擺在紅一軍團面前的,只剩下一座光禿禿的鐵索橋。對岸川軍依託強大火力支撐,不斷對紅軍掃射。

千鈞一髮之際,[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主要領導人,當即命令劉伯承、聶榮臻率領的紅一軍團,與王開湘、楊成武率領的紅二師四團,在短時間內務必要拿下瀘定橋,給大部隊進入川西北掃清障礙。

不巧的是,1935年5月,四川幾乎下了整整一個月的大雨。黨中央25日下達指令後,紅軍戰士需要連夜趕到瀘定橋待命。

此時,一位名叫陳光的紅軍指戰員主動請纓,他願意帶紅二師四團的戰士,在一天之內迅速趕到瀘定橋。

陳光不負所托,帶隊一天飛奔120公里,於26日清晨,按時抵達瀘定橋西岸。保證了紅軍成功飛奪瀘定橋,打開了紅軍的北上之路。

若不是他帶領戰士疾馳120余公里,或許紅一軍團傷亡將會更加慘重。

走出草地後,紅二師先進入甘南境內,在這裡,又一道天險擋住了紅軍的去路,那就是臘子口。

這兩面盡是絕壁懸崖,兩道山峰間如同一條狹窄的口子,下面則為一條奔騰的河流,僅有的一座木橋是出入臘子口的唯一通道。

當時勘察完地形,陳光和當時的四團政委楊成武率部經過一夜激戰,終於攻克臘子口,立下汗馬功勞。

後來在黨校學習,黨小組對這功績作出評述:「 在長征中臘子口攻堅,陳光對中央紅軍北上,渡出險境,貢獻極巨。」

此外,陳光在抗日戰爭期間,也屢立戰功,還曾一舉殲滅天皇的外甥長田敏江率領的一個混成加強大隊。

作為紅一軍團老人,陳光深受毛主席的重用。然而,這樣一位屢建奇功的陳將軍,卻在建國後不久自焚身亡,含冤去世,享年49歲。

紅軍時期的陳光(左)

陳光,原名陳世椿,1905年2月出生于湖南省宜章縣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10歲開始讀小學,14歲因為家庭貧困,便在家務農。

1926年從事農民運動,1927年12月入黨。1928年初,朱德、陳毅率部在宜章縣城舉行年關暴動,把「馬日事變」後埋藏的12支步槍獻出來,組成農民武裝隊。配合朱德,將敵人擊潰。

此後任紅軍赤衛隊隊長,不斷戰鬥在一線。

1930年,參加了水南、值夏戰鬥。當時第一縱隊長林彪的指揮所被敵人包圍,情況十分危急。時任第一支隊副支隊長的陳光率部打退敵人,將林彪從險境中救了出來,自己卻負傷。

1931年初,陳光升任紅十師三十團團長。1931年底,陳光升任紅二師師長,率部參加過兩萬五千里的長征,一路披荊斬棘,搶關奪隘,屢建奇功。

抗日戰爭期間,陳光被任命為一一五師三四三旅旅長。

不管是長征還是抗日戰爭期間,他都身先士卒,打起仗來鬼點子多,能最大程度減少本方傷亡,有效消滅敵人。

陳光出自於紅一軍團,還曾經在紅一軍團代理過軍團長職務,所以陳光資歷非常過硬。紅軍改編成八路軍之後,陳光又擔任一一五師代師長。

參考同級別的一二零師師長賀龍,一二九師師長劉伯承,副師長徐向前,大家就能明白,陳光到底立下多大的功績。

不然的話,他也不可能與當時的賀龍、劉伯承、徐向前等人職務相當。

陳光(右起第3)

其實陳光能力很強,又是紅一軍團的老人,不過陳光性格有些高傲。1945年至1947年,陳光與多位領導人發生間隙。

1949年解放之後,陳光隨軍南下進駐武漢,1949年11月份,陳光擔任廣東軍區副司令員,成為葉劍英直系下屬。

但是在具體工作過程中,陳光觸碰了黨中央的紅線。陳光當時未向主要領導人申請,便私自培養和安排地下黨員,甚至暗中對香港進行滲透。

陳光是高級幹部,但他卻未經任何請示,便建立對香港滲透的隱蔽戰線。

在旁觀者眼裡,或許陳光沒有任何私心,只是想未雨綢繆,建立間諜情報網,更好地幫助黨中央展開對敵工作。

但是,在解放之初那種頗為複雜的環境下,陳光此種舉動,難免會引起其他戰友誤會。

當時組織發現陳光的問題後,葉劍英元帥曾親自出面找他談話,勸他認識和改正錯誤。

但陳光性格倔強,剛烈,加上認為組織對其錯誤有誇大和不實之處,於是產生了嚴重對立情緒。

妻子史瑞楚回憶說,剛開始二人交談甚歡,還握手寒暄,但談到後面氣氛就變了,開始爭吵,甚至拍桌子,不歡而散。

在隨後的廣東軍區黨委會上,大家就根據陳光的錯誤繼續開展批評,結果陳光發脾氣。葉帥說:「 陳光,你是党的高級幹部,又是老同志,總得講點組織原則吧。」

陳光說:「 無原則的批評我就是不能接受。」雙方互不讓步。

更何況,早在1945年至1947年,陳光被調任第四野戰軍期間,某些所作所為也引起黨中央不滿。

1947年2月份,黨中央任命洪學智六縱司令,這能說明問題了(洪學智取代陳光原有職務)。

因此,陳光處理一些大事情時,沒有立刻向黨中央彙報,成為他受處分的最大誘因。

1950年4月份,華南局向中南海上報對陳光處理意見。雖然陳光的錯誤並非敵我矛盾,但鑒於陳光的錯誤和抵觸的態度,還是給予了他開除黨籍的處分。

因陳光性格剛烈,又戰功卓著,所以電文強調儘量做到不擴散,採取先撤換警衛,再行就地軟禁的辦法。

陳光、林彪、周昆、聶榮臻(從左至右)

1950年7月,一天早上,原陳光的老部下、時任廣東軍區參謀長的李作鵬,邀請陳光遊玩,還一起搞了野餐。

下午回來的時候,住所周邊戒備森嚴,自己的警衛全部被撤走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