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夢中聽到一句詩,醒來後補齊,正讀反讀都是神作

sweet

很多人認為詩歌創作應該像賈島、孟郊一樣苦吟,經過千錘百煉,才能得到百世流芳的作品。其實,小玨認為,文學家特別是詩人,還是靠天賦吃飯者為多。那些偉大詩人的靈光一現,往往就能創造詩壇經久不滅的神話。我記得瓊瑤曾經說過,她從未刻意尋找靈感,都是靈感找上門的。這實在令我輩羡慕,北宋大文豪蘇軾倒不會羡慕,他在睡覺時還能得到靈感。

李白還留下「鐵杆磨成針」,讓我們深深體會到詩仙的努力,蘇軾天生就是一個藝術怪物,他在詩歌、詞作、書法、繪畫方面都有驚人的天賦,都是文華風流的北宋頂尖人物。而且他還能在二十一歲考上進士,氣死一大群皓首窮經還不能入仕的糟老頭子。

更可氣的是,蘇軾時不時地寫出凡爾賽文學,有意無意炫耀自己的天賦。在《記夢回文二首》的序言中,他提到了一件事:

十二月十五日,大雪始晴,夢人以雪水烹小團茶,使美人歌以飲餘,夢中為作回文詩,覺而記其一句雲:「亂點餘花唾碧衫」,意用飛燕唾花故事也。乃續之,為二絕句雲。

蘇軾的大意是他在大雪天睡覺,夢見有人用雪水煮茶,還讓美人唱歌,請他品茶,為他作詩。他記得很清楚,當時是回文詩,醒來以後卻忘得七七八八,只有一句「亂點餘花唾碧衫」。

要知道,蘇軾這種天才是千年還難出現一個的。既然夢中得到了這一句詩,他也用心補全,這才有了《記夢回文二首》:

其一:酡顏玉碗捧纖纖,亂點餘花唾碧衫。歌咽水雲凝靜院,夢驚松雪落空岩。

其二:空花落盡酒傾缸,日上山融雪漲江。紅焙淺甌新火活,龍團小碾鬥晴窗。

所謂回文詩,實際上就是可以正讀也可以反讀的詩歌。相傳最早出現在前秦,由竇滔妻蘇蕙寫成的《璿璣圖》。這種詩歌由於形式所限,往往缺乏思想性,藝術性也會大打折扣。不過,文人雅士往往將它們當作遊戲之作,可以鍛煉自己的思維,也可以博人一笑。

小玨看蘇軾的詩歌,在年輕的時候很少寫回文詩,到了「烏台詩案」爆發後,消磨了鬥志,倒是寫得比較多。特別是在擔任黃州團練副使期間,大概是比較清閒,少於應酬,回文詩詞的產量特別高。而且,蘇軾的回文詩,顯然比常人要高出幾個檔次。比如這兩首,反過來讀便是這樣:

其一:岩空落雪松驚夢,院靜凝雲水咽歌。衫碧吐花餘點亂,纖纖捧碗五顏鴕。

其二:窗晴鬥碾小團龍,活火新甌淺焙紅。江漲雪融山上日,缸傾酒盡落花空。

中國人好飲茶,唐宋時期蔚然成風,關於品茗的詩歌屢見不鮮,蘇軾也留下了幾十首。但以詠茶為回文詩,蘇軾卻只有這兩首,縱觀整個歷史,也寥寥無幾,更沒有與之匹敵的作品。無論是正讀,還是反讀,它們的意思大體一致,說的是在雪天品茶的另類感受。

而且,蘇軾構建了冰天雪地,寒舍如火的場景,讓整個寂靜聊賴的冬日,也隨著一滴滴茶水的浸潤溫暖無比。那些生動優雅的詩句,一如蘇軾詩歌清新豪健,善用比喻誇張的風格,獨具風味。

最妙的當然是那句「亂點餘花唾碧衫」,它是出自于《飛燕外傳》的典故。趙飛燕、趙合德兩人都被漢成帝寵愛,趙飛燕被封為皇后,趙合德被封為昭儀。其實,漢成帝還更寵愛趙合德一些,但因為是親姐妹,兩人關係並無嫌隙,趙合德對姐姐非常恭謹。

有一次,兩姐妹在閒聊,趙飛燕不慎將口水吐在趙合德的衣袖上。試想我們平時生活中也曾遇到這樣的情況,那是十分尷尬的,以她們的地位氣氛也突然冷了下來。但是,趙合德卻靈機一動:「姐姐的香唾落在我的藍色衣袖上,竟然如同鮮花一樣,就算是尚衣坊專門染制,也沒有這樣光鮮亮麗啊!」

飛燕姐妹在歷史上飽受詬病,被認為是紅顏禍水的典型。蘇軾從來就尊重女性,此處的典故,也是用來描述美人在側的情致。這樣的生花妙筆,蘇軾卻說是夢中獲贈,實在是太令人羡慕,實在是太凡爾賽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