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才華不是蓋的,榮升湘軍總後勤部長

sweet

咸豐四年閏七月,曾國藩從嶽州前線回到長沙,不顧旅途勞頓,馬上找左宗棠密謀率大軍出湘東征的計畫。在這段日子裡,二人「無一日不見,無一事不商」,商討對付太平軍的策略及天下大勢,黏糊在一起的程度讓人嫉妒。最後,決定由曾國藩率湘軍出兵湖北,而左宗棠在湖南為湘軍補給軍火、餉源,成了湘軍的總後勤部長。

咸豐四年八月(1854年10月),湘軍出兵湖北,在武漢、田家鎮等地擊敗太平軍,取得了一系列可喜的勝利,不久又進入江西,在年底抵達九江。

湘軍的所向披靡讓曾國藩萬分得意,但也露出了驕氣,對於一支軍隊來說,這是致命的。

左宗棠對湘軍在省外的軍事動向十分關注,他既為湘軍連克數地而慶倖,又對湘軍產生的虛驕之風表示擔憂。便接連給曾國藩寫信勸說他要慎重,不要輕易冒進。但曾國藩正在得意勁兒上,根本就不把左宗棠的勸說放在心上。

驕兵必敗,當主帥的都知道這個道理,但當你取得了成績,尾巴就不由自主地翹起來了。曾國藩必將為此付出代價。

咸豐四年年底(1855年初)湘軍江西湖口戰敗,驗證了左宗棠的擔憂。

當時,曾國藩率兵進攻湖口,太平軍翼王石達開看出湘軍水師的弱點,便用「誘敵深入,分割圍殲」的計策,先將湖口的守兵撤離,誘湘軍水師的一部分進入鄱陽湖,然後迅速派兵重新封鎖湖口。結果,湘軍水師被太平軍分割在鄱陽湖內和湖外長江江面,湘軍水師遭到太平軍痛擊。

曾國藩慌忙棄座船逃到湘軍陸營,被太平軍擊毀的湘軍船隻歪歪斜斜地散在江邊,他意識到自己耗盡心血建起的水師遭到毀滅性的打擊,頓時倍感淒涼。

曾國藩知道自己手中的賭注已經消失殆盡,深感大勢已去,從頭再來的希望非常渺茫,瞬間感到全身發冷,勝過沉在冰冷的江水裡。羞憤至極的他又要尋死,幸虧被羅澤南等將勸住。

湖口大捷扭轉了太平天國西征軍自湘潭戰敗以來節節失利後退的被動局勢。石達開令林啟容在九江牽制曾國藩的湘軍,派秦日綱、陳玉成率大軍進攻湖北,在咸豐五年二月十七日(1855年4月3日)攻佔武昌,一個月後由湖北突入江西,在半年內連克七府四十七縣。江西全域岌岌可危,龜縮在南昌的曾國藩的日子不好過了。

左宗棠也非常關注江西的局勢發展,他向湖南巡撫駱秉章進言:「太平軍想在東南逞強,如果江西南昌落入太平軍之手,則江、浙、閩、廣都有太平軍,湖南將被孤立,也就變得危險了,為了顧全東南大局,救援江西顯得尤為迫切」

於是,駱秉章一面吩咐王鑫在湖南招兵買馬,一面派劉長佑速帶援軍趕往江西。這樣,曾國藩才得到了苟延殘喘的機會。

本來石達開已經控制了江西戰場,並有可能全殲曾國藩的湘軍。此時,太平軍內部的變動使江西戰局向不利於太平軍的方面轉變。

咸豐六年二月(1856年3月)石達開接到調令:率軍東歸去夾擊江南大營。就這樣,太平天國錯失了全殲湘軍的絕佳時機。石達開在回軍途中,沒想到天京城內又發生了太平天國領導集團的內訌事件。

為了維護最高權力,洪秀全指使北王韋昌輝殺死了東王楊秀清和同夥2萬多人,後來,韋昌輝也被處死。石達開趕回天京護駕卻無端遭到洪秀全的猜忌。後來,石達開率領精銳部隊離開天京,轉戰東南,在四川大渡河兵敗身亡。這些變故使太平天國的優勢一下子化為烏有。

就這樣,湘軍不僅得到了喘氣的機會,也為捲土重來贏得了寶貴的時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