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邪惡公司,瘋狂斂財,草菅人命,導致越南百萬殘障兒

sweet

商譽,是一個企業的臉面,有多重要,不言而喻。

然而,世界上卻有一家公司,渾身散發著惡臭,人見人罵,花見花謝,臭名昭著,舉世皆知。

由於名聲太臭,以至於它在收購一家氣象資料公司時,氣象公司的CEO被千夫所指。

甚至連CEO的父親都不滿的直搖頭:你竟然把公司賣給它?我還以為你是一個有夢想的人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CEO在做出出售決定之後,更是深感汗顏,愧疚難當,甚至擔心分分鐘被下屬群毆。

一家公司的名聲,能臭到這種地步,全世界恐怕再難找到第二個。

它就是臭名昭著的孟山都。

01 耍賴起家

成立于1901年的孟山都,至今已有近120年歷史,由約翰·奎尼創立。

之所以叫孟山都,而不叫奎尼,是因為公司的起步資金是奎尼老婆出的,而他老婆姓孟山都。

沒辦法,吃人家嘴軟,拿人家手段,吃軟飯別說公司名了,連兒子都得跟人家姓。

奎尼吃了軟飯,自然就得服軟。

這位太太一定想著,丈夫可以帶著家族姓氏風光一把,甚至運氣好還可能光宗耀祖,發揚光大。

但她怎麼也想不到,一失足成千古恨,孟山都這個姓不僅沒有被發揚光大,還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臭名昭著。

在奎尼的帶領下,孟山都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第一個產品:糖精。

這種僅僅一個小顆粒就極甜的添加劑,頗受市場歡迎。

孟山都很想做,但當時糖精的專利在德國人手裡,大家買糖精基本都從德國進口,孟山都根本拿不到授權。

於是,奎尼想了一個辦法:耍賴!死不承認!

彼時,專利法尚不完善,加上山高路遠,海闊雲遙,孟山都開啟機器,德國人拿他根本沒辦法。

靠著本土優勢,孟山都很快在美國站穩了腳跟,並成為可口可樂的供應商,瞬間賺得盆滿缽滿。

一戰期間,世界貿易被中斷,歐洲的工業原料難以運往美國,孟山都借機發展所有品類食品添加劑,迅速填補了空白市場,發展壯大,穩坐美國化工行業龍頭老大寶座。

人是經驗的奴隸,靠著耍賴起家的孟山都,從此確立了一個信條。

為了賺錢,就要不擇手段!

02 臭名昭著的PUB

什麼賺錢做什麼!

在食品添加劑領域已經賺得盆滿缽滿的孟山都,很快變將眼光瞄向了化工品。

它發現了一種絕佳的產品:叫多氯聯苯(PCBs)

這是一種人工合成的有機物,在工業上,用途極其廣泛,不僅可以做各種工業產品的添加劑,還可以作熱載體、絕緣油和潤滑油等,在市場上大受歡迎。

孟山都很快便投入生產,並在市場上一往無前,甚至一度佔據市場99%的份額。

但這種化工品有一個致命的缺陷。

凡是接觸到PCB的人,輕則產生皮膚紅疹、痤瘡,重則一命嗚呼。

有科學家把魚放在被PCB污染了的排水溝裡,不到3分鐘,便全部死亡,毒性可見一斑。

1961年,日本爆發震驚世界的米糠油中毒事件。

大量受害者因食用了被PCB污染的米糠油而中毒,他們指甲、皮膚發黑,眼結膜充血,皮膚生成大量的痤瘡、皮疹,面部幾乎毀容。

1978年,日本28個縣市正式承認中毒患者已達1684人,死亡人數高達30人以上,震動全世界。

可謂用時一時爽,往後火葬場。

這還不算,更可怕的是,它還能影響人的生育,造成大量畸形兒,甚至引起各種免疫系統疾病。

由於PCB性質穩定,很難降解,能在環境中長期存在。

雖然1979年,美國已經全面禁止PCB一類化學品,但至今在美國一些孕婦的血液中,仍能檢測到PCB過量的例子,可謂遺毒難除。

而據孟山都內部解密檔顯示,早在1937年,公司就已知道PCB的毒性。

但為了利益,孟山都選擇了隱瞞真相,給無數人造成了難以挽回的創傷。

這還不算,在1979年美國禁止PCB之後,孟山都不僅不知悔改,甚至還把工廠搬到了國外,禍害他國。

直到2001年,PCB被全世界禁止的前夕,孟山都才終於停產,將餘毒進行到底,榨幹最後一滴血

然而,縱然停產了,造成的傷害卻已無法挽回。

孟山都生產PCB的美國小鎮,安妮斯頓鎮已經成了「死亡小鎮」。

這裡四處充斥著腦腫瘤、肺癌、肝炎、心臟病、糖尿病等各種疾病,2000多居民體內的PCB含量超過正常人至少200倍以上。

人們四處奔走呼號,甚至爆發了大規模的反PCB遊行,也無法阻止孟山都的利慾薰心,直到2002年,孟山都被法院判處向當地賠款7億美元,6億補償當地居民,1億用來清理環境。

整個過程中,為了賺錢,孟山都可謂不擇手段,明知故犯,禍害無數人。

但如果你以為PCB是孟山都危害人間的高峰,那你就錯了,與孟山都下一款產品相比,不過是小巫見大巫。

03 寂靜的春天

1939年,瑞典化學家發現,DDT可以殺蟲。

商業嗅覺敏銳的孟山都得知之後,迅速開始投入生產,製作大量殺蟲劑,一度成為DDT最大的生產商。

由於殺蟲效果極好,價格又便宜,很快風靡市場。

並因其只對節肢動物有毒,對人體並無傷害,很多人甚至直接把DDT噴到身上殺菌,預防疾病。

DDT發現者甚至因此而被授予諾貝爾獎,還和青霉素、原子彈一起成為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三大發明。

然而,凡事有度,隨著DDT被大量濫用,它的危害也開始逐漸顯現。

和PCB一樣,DDT性質極其穩定,在自然界中難以降解,甚至可以在動物脂肪中堆積,在自然生態和食物鏈中層層累積,幾乎滲透了世界的角角落落。

牛羊的血液裡、高山的冰雪裡、飛鳥走獸的脂肪裡,甚至連母親的孚乚汁裡、嬰兒的大腦裡都無處不在。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